报道:

  一位法学在读博士的经历——

  注销一个app,遇到多少小“霸王”?

  27岁的周扬(化名)是北京某大学的法学在读博士。此前,他有个闲置很久的app账号想要注销,可前后忙活了好几天,与客服经过屡次“无效”沟通后,最后以“个案处理”的方式得以解决。

  依据现行的网络安全法、《电信和互联网用户个人信息爱护规定》等法律法规的规定,用户结束使用电信效劳或者互联网信息效劳后,有权要求运营方停止对个人信息的收集和使用并删除已收集的信息,运营方必须为用户提供注销号码或账号的效劳。

  周扬很不解:“注册一分钟,注销好几天。这中间商家毕竟设置了多少‘隐形霸王条款’?”

  第一关:提供真实姓名和身份证号码

  app注销账号要求接收短信验证码二次验证。但周扬注册账号的旧手机号码已经不再使用。在线客服要求他通过账号申诉,重新绑定手机号码。

  “申诉表格要填写账号注册时光、历史登陆地点、使用过的密码等信息,有些信息真的记不全了。其实这些都还好,可是下面有一栏居然要求填写真实姓名和身份证号码。”周扬说。

  “注册账号时已经基于实名登记的挪移电话号码举行过实名认证且曾经绑定过银行卡,注册后能够正常使用app的功能就解释实名认证是成功的。注册账号时都未曾填写个人敏感信息,为什么申诉或者注销却要填写?”周扬不解。

  “掰扯了大略两天吧,实在没方法了,惟独按他们要求填写个人信息了。“周扬对此颇感无奈。在按照平台要求填写完毕申诉信息几个小时后,周扬终于重新绑定了手机号码。

  第二关:代金券必须使用且无法转赠

  周扬进入app账号注销程序后,几项“任务”又让周扬犯了难。《工人日报》记者在该app账号注销解释里看到,注销账号必须要满脚账号已实名认证,账户电子钱包不存在余额、卡券,外部第三方账号已经解除绑定等5个前置条件。

  周扬的账号曾经收到过平台赠送的供在app内消费的代金券。“之前账号的代金券还有两年才过期,客服说只要代金券没有使用或者作废我就不能注销账号,同时代金券无法转赠他人。这不就是霸王条款吗?” 周扬告诉记者。

  第三关:必须解除所有第三方账号绑定

  与外部第三方账号解除绑定是周扬需要闯过的另一关。“的确不记得绑定过哪些账号了。”周扬认为,解除绑定账号并无意义,“我既然已经决定注销账号,难道还会去登陆第三方账户吗?”

  在朋友的提醒下,周扬在一家可以付费查询注册记录的平台上寻到了一些“蛛丝马迹”。他向记者说明:“一些app、网站在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后仍然需绑定手机号码,这算是变相用手机也注册了其账号。”

  在与4个外部第三方账号解除绑定后,app注销二次检测仍提示,周扬的账号存在与第三方账号绑定关系。真的就没招了吗?周扬不甘心。

  第四关:寻到治理人员“正面刚”

  周扬尝试拨打了app效劳热线,直接要求别的高级人工客服介入处理。

  “客服的回答只是更礼貌、更官方,还说即使再高一层的治理人员介入,仍无法按照我的要求来满脚。”周扬说。

  随后,周扬在社交网站搜索到了app开发商部分治理人员的账号,逐一向他们发送了注销账号的诉求。“我痛斥了客服的不负责,告诉他们假如诉求得不到满脚就要寻媒体曝光,并留下了联系方式。”过了两天,周扬就接到了客服回电。

  客服在电话里详细询问了周扬的诉求,告知周扬因为情况较为特别,可以为周扬申请作“个案处理”,账号注销成功后会再次回访周扬。

  “接到电话第二天,我就收到了注销成功短信,随后又接到了回访电话。客服再次表达了歉意,希望有机会我还能使用他们的app。”但周扬说,自己肯定不会再使用“流氓app”了。

  “较真儿”的周扬最终得到了“个案处理”,成功注销账号。但他发出疑问:假如碰到“软柿子”用户,或者越发“流氓”的app,注销账号还会这么容易吗?总不能每次注销账号,都盼望“个案处理”吧?

  8月29日,记者致电该app开发商客服。客服告知,目前注销账号的程序已经优化,注销前置的几项条件大部分已取消,只要用户在注销风险告知中挑选勾选乐意承担注销带来的风险即可注销账号。

  张子谕。 记者小高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