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

  依法及时从重处罚造谣者

  重大自然灾难发生时谣言频现引发恐慌

  本报记者 孙安清

  近期,“利奇马”“白鹿”刚走,“杨柳”又至。台风期间除了狂风暴雨,还有各种谣言满天飞:街头惊现鳄鱼、今晚地面井盖全部翻开排水、隧道山体滑坡……

  重大自然灾难发生时何必谣言频现,应该如何管理?对此,《法制日报》记者举行了采访。

  台风过境谣言频现

  引发市民恐慌情绪

  8月中旬,超强台风“利奇马”在我国东南沿海强势登陆,成为举国关注的热点事件。

  台风随即过境山东时,一则“今晚七点会将地面井盖全部翻开,以便排水”的网络消息在潍坊、淄博、烟台、东营等地被广泛传播,引发当地市民的质疑和恐慌。随后,各地官方举行辟谣,称这是虚假消息,与事实严峻不符。

  8月11日,青岛闪现强落雨,一则“青岛崂山仰口隧道闪现泥石流”的视频刷爆朋友圈。视频中,一隧道发生泥石流,隧道口被堵。经核实,视频中发生泥石流的地理位置并不是青岛,而是浙江宁波的象山角洞岙隧道口,仰口隧道闪现泥石流系谣言。

  同日,枣庄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也公布消息称,中午在枣庄微信群、朋友圈看到“暴雨后闪现鳄鱼”的截图被转发,警方迅速核查了信息真实性,经核实:高新区公安分局、薛城公安分局均未接到相关警情,此事件发生在湖北武汉,并非在枣庄辖区内,截图中所传播的信息系谣言。

  采访中,山东科技大学文法学院副教授吴立志告诉《法制日报》记者,重大自然灾难谣言产生后,在政府发布的信息不透明或不及时的情况下,谣言就会蔓延,不仅造成政府的权威和公信力下落,还会带来重大社会恐慌和经济损失,这在国内外不乏先例。如2010年“预报山西有地震”的谣言传播后,导致民众冒着寒风涌上街头,闪现了从深夜0点到清晨6点集体“等地震”的场景。

  “出于个人报复、嫉妒或其他目的公布的重大自然灾难谣言,还极易侵略他人合法权利。”吴立志说,以“街头井盖全部翻开”这则谣言为例,假如有市民轻信网络谣言,可能会有“热心人”主动帮忙翻开井盖泄洪。但假如城市马路井盖被私自翻开,没有做出明显的标识,也没有人值守,将给过路的行人、车辆带来极大的惊险。

  北京市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博士后导师缪青认为,网络谣言的大肆传播利用了人们的心理动因,例如人们在面对不确定和不安全的突发状况时,假如缺乏及时的科学知识引导和相关真相的权威公布,就不容易识别和过滤谣言。

  吴立志对造谣、传谣者的心理举行分析认为,一些社会个体对目前的生活状况相当失降,在个人家庭闪现逆境无力救助或遭遇公共事件时,会挑选放大事实、扩大影响,甚至发明谣言来发泄心中的不满,显示其存在感。

  青岛科技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宋敏认为,一方面,自然灾难来暂时,有些地方政府对谣言确认的主体不明确,有些部门对具有负面影响、传播量较大的一些信息,涉及自己的时候,往往不加核实便说是谣言,但经过调查核实后,创造“谣言”就是事实。其次,现实中,还存在有些地方政府对于谣言的具体界定不明确,甚至由于尺度把握不一致,从而导致不同部门公布互相矛盾的辟谣消息,很大程度上落低了政府和执法部门的公信力,给了谣言传播的舞台。

  快速通报联动辟谣

  构建快速打假网络

  “青岛崂山仰口隧道闪现泥石流”的视频在网上传播后,经当地警方核查,系网络谣言,并及时公布辟谣信息。经深入调查,系徐某涛编造的谣言。徐某涛供认,明知不是青岛仰口隧道发生的泥石流,仍编造谣言在微信群中传播,导致大量网民转发扩散,造成不良后果。

  徐某涛的行为构成找衅滋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治理处罚法》第二十六条第四项之规定,当地警方对徐某涛处以行政拘留5日的处罚。

  据了解,对于造谣者除了行政处罚之外,严峻者还可能构成犯罪。依据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条规定,编造虚假的险情、疫情、灾情、警情,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或者明知是上述虚假信息,有意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严峻扰乱社会秩序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严峻后果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谣言止于智者,谣言止于‘智为’。”缪青认为,虽然管理灾害谣言的法律法规已经较为健全,但鉴于网络时代信息传播的迅捷和海量,按部就班的核查求证—辟谣的传统方式显然是不够的,构建快速反馈和及时打假的机制势在必行。这需要从制度建设到公众参与的一系列创新,包括广泛动员社会力量和民间力量,形成多方参与的打假格局。

  “从大量观看来看,相当一部分反复闪现的谣言,其发作模式带有相似性,应当建立快速反馈、及时打假的数据库,对反复闪现的谣言举行梳理、分类,以利于快速反馈模式的构建。”缪青建议,政府应建立可操作的防灾救灾标准体系,各部门形成联动机制,在危机的情况下最大限度地保持理性和秩序。灾害谣言有效对付的前提是要通过舆情监督、公众举报等途径尽早创造谣言,并在对谣言举行科学分析和论证的基础上,通过发布权威信息、多渠道澄清信息等手段及时辟谣、准确辟谣,才干使谣言无处可传,无人可信。

  此外,缪青还建议,政府应为专业人士、公众志愿者参与打假,例如对询问、资讯查证及打假褒奖等提供平台,构建好方便快捷的举报机制与快速反馈的打假网络,像应对酒驾一样及时从重处罚造谣者,一旦多方参与的打假网络形成,完全能在第一时光制止网谣的传播。“固然,对于及时打假可能闪现的误差,应有免责条款来爱护,否则做好事没好报,谁都不会乐意出手。”

  青岛市委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张升强认为,媒体要积极承担社会责任,充分发挥群众传播正面引导舆论的功能,配合政府部门独特对付灾害谣言。首先,要主动与灾害处置等相关部门对接联系,及时公布准确权威信息,让公众了解灾害实情和政府部门采取的处置措施。其次,谣言闪现后,要在及时公布权威真实信息的同时,利用自身优势,积极剖析谣言的荒谬和不可信之处,协助政府部门辟谣,引导公众不信谣、不传谣,让谣言没有传播的空间。

  据了解,青岛市网信部门早在2016年5月就建立起网络辟谣平台,将全市各主要新闻网站捆绑起来,相互快速通报、联动辟谣,将很多突发敏感谣言信息有效泯灭在萌芽状态。

  宋敏认为,对于公众而言,终结谣言除了要依赖政府和媒体,还要依赖自身。面对灾害谣言时应保持镇定,尽量通过科学分析作出初步推断,对没有证实的信息不盲目相信、盲目传播,这才是理性对待谣言的方式。 记者小高报道